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传说

酉阳民间俗语集锦

2015-12-24 打印 A+A- 浏览量:

酉阳地处武陵山腹地中心,面积5173平方公里,山清水秀,民风淳朴,地大物博,是陶渊明笔下真正的桃花源,是书通二酉太古藏书之宝地,是伏羲画卦之灵山秘境,是明王道圣道之玉柱西山,是中国土家文化发祥地、中国土家摆手舞之乡、民歌之乡、民间谚语之乡,历史文化源远流长,民间俗语丰富多彩,其中不乏幽默、智慧、粗鲁、野性、率真之表达,如有不妥之处,但请各位看客多多包含,毕竟这些都是流传了千百年来的民间谚语,现简列部分如下:  

土地爷放屁——神气
空壳花生——没人(仁)
癞蛤蟆上香火——假充正神
汤粑放盐——外行(咸)
大门旁的菩萨——门外汉
河滩上拉痢疾——一泻千里
大水冲倒龙王庙——自家人冒犯自家人
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
鸡飞蛋打——一场空
木匠戴枷——自作自受
乌龟的脑壳——能伸能缩
火烧猪头——有主(煮)了
墙上毛毛草——风吹两面倒
墙的麻雀——吓大胆了
叫花子走夜——假装忙
苞牙齿咬虱子——闯点部
石头下油锅——扎实
老虎的屁股——摸不得
杀鸡用牛刀——小题大做
柳树开花——没有结果
磨担勾通屁股——拐大肠
猫翻蒸——狗一顿。  
你有长箩绳——我有翘扁担   
哥哥的鸡子,嫂子的肚皮——少吃锅巴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偷鸡不成——倒啬一把米  
扁担无攥——两头打漓  
麻痹上打火罐——歹毒   
油盐出好菜——棍棒出好人   
占起毛斯(厕所)——不拉屎       
生意不成——仁义在 
杀猪杀屁股——各有各的搞法
橵牯子拔母牛——搞个气不服
老鼠日猫——拿命搞耍
老牛追兔子——有力使不上
喜欢哭的小孩——有奶吃
大哥莫说二哥——螺丝不说贝壳 
死猪不怕——滚水烫
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 
寡妇睡觉——上面没人  
叫花子争朝门——天亮了是别个的 
叫花子争岩洞——有个先来后到
叫花子背不起米——讨得的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媳妇出来大道理 
癞克鲍走路——夺一哈跳一哈 
老汉(我)今年七十一,买皮马儿别人骑;枷担纤索(是)有现成,铧口钰了不钻泥。  
弟兄同门长——衣饭各自求  
岩层坝底坝的妇人——哪哈黑就在哪里歇  
人老几不来,窝尿打湿鞋,说话带口水,打屁带粪来。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白日做梦
猴子吃不到葡萄——说葡萄是酸的   
赖格包打哈嗨——口气大 
跛(bai)子的屁股——翘得很 
老虎的屁股——摸不得 
桥头上阿尿——机动灵活 
芶时序劝他妈吃肉——雄就搞 
冉崇贵打扮小伙子——不是马乎货 
嫩笋出苔高过母——捁桶还是老篾条  
老母猪上教场——凭咬嘛还是凭跑
裤裆头夹烟盒——内盒子 
鸡毛打鼓——少咚咚皮 
牛逼超的幺妹——那硬是第一 
冉茂强打鸡蛋——毛毛汗水都整出来了
老把把的胸膛——懂不起 
侯主任说他女——越搞越大了
李仕发打发女(坐席)——这一潮过路就好了
船老板的鸡儿——没得讲场(浆长)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和尚的行头——空大了(没得用)
胩裆头夹锅铲——铲皮铲卵 
胩裆头抹盐巴——懒皮懒吊 
老鼠子进风箱——两头受气 
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女人的乳罩——懂得起
张三的妇人——甩都甩了 
祁竹海的妹夫——上百数 
王老粑粑守母猪——上劲
汪三妹洒尿— 一股雄劲
瞎子打草鞋——起股子
刘蛮子看田——说一不二
张老师找媳妇——只图完成任务了事 (谦虚之词) ­
聋子的耳朵——配盘的
候志武看大桥——世界第一
刘犟狗讨老婆——小伙子不马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瞎子打架——扭到就不放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帊耳朵打妇人——说不出来就不出来
何德岩教小学生——你们根本不懂
猪鼻孔头插葱——装象(装蒜) 
杨正帮骑马——上去就下来
苟时序铧土——比形式 
两个老鼠子打架——挣颗米 
何少阳的妇人——细嘛细,细得精骨
张泽洪卖大锯子——还没想到那高头去
瞎子的眼镜——多得个圈圈 
瞎子进学堂——摸到就是书(输)
毛厮里放鞭炮——炸屎(扎实)
太平洋的警察——管得宽 
狗咬耗子——多管闲事 
新姑娘发屁——审到审到来
齐富受把他妈背柴——等她锻炼哈
单身汉行媒——将就各人
一挑坛罐下河——没得一个好的
尿桶倒进臭水沟——同流合污
马尾巴穿豆腐——提不得
烈鬼敲门——要命
小孩子挂钥匙——当家不作主
碳火石修磨子——走一路黑一路 
佬把把唤猪——溜溜溜 
齐贵平卖红糖——下场扳回来
老皅皅坐拖拉机——讨抖
井底石上雕花——深刻 
姜大爷抱姜大娘——肩按肩 
马拉车进岩场——一般拉砂
蛮大汉两口子改料——搞正事就搞正事
癞蛤蟆上香火——假充正神 
乌鸦头上插鸡毛——晒凤凰
乌龟打屁——冲壳子
水牯戴马鞍——少来那一套
长衫改短袖——取长补短
老鼠子钻枫箱——两头受气
老鼠子拖胡芦——大的一截在后头
讨口子唱山歌——穷轻狂
石匠修磨子——走老路
何意友打米——待像了
大姑娘坐石头——因(阴)小失(石)大 
大姑娘坐轿——头一回
毛笔字写出了格——不在行
黄狗落水潭——时髦
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张飞卖牛肉——人强货硬
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肚子眼上阿尿——格外一根经
 飞机上打跟斗——悬得很
梁毛当兵——短一截 
鸡公阿屎——头节硬 
小葱煮豆腐——一清二白
黄豆子滚屁眼——遇缘(圆)
黄豆子撒板壁——一枚不钯
坛里着乌龟——十拿九稳
王国政请年客——再不搞救不到了
白祖耀吃霉豆腐——哪有不是撑肚皮
田老毛吃酒——松个没得好多我都一哈搞了
蛮大汉喝稀饭——口子有点糟
贾妹坐月子——有条件
月母子拉痢疾——痛上加痛
俩娘母赶场——没得卵讲长
男人穿紧身裤——不摆了
狗吃牛屎——贪多
饿狗吃粉面——一张白嘴
茅坑里的手纸——开不了口
土司的女儿——不愁嫁
哑吧入刑场——死不开腔
蚂蚁书上洒尿——(湿)识字不多
星星跟随月亮走——沾光
张一作上北京——你不去我去 
虾子过河——谦虚
螃蟹上树——七脚八手
螃蟹走路——爬横
横人过不得真理——弯木过不得墨线
张主任给学生集合——看你们站得弯头舅佬的
俩娘母赶场——没得卵讲长
男人穿紧身裤——不摆了
张玉龙上北京——你不去我去 
两爷子比卵——差不多
侯书记耍周末—— 看哈细娃,日他妈哦
岩层坝的妇人——哪儿黑哪儿歇
老把把纺线——手是手的来噻 
烂婆娘的裹脚——又臭又长 
老把把打哈欠——一望无涯(牙)
两爷子下水——各泡各的
杨再叙吃救济粮——坚持长期抗战
头发上贴膏药——毛病
七月半烧纸——哄鬼
张三的牛——教不转了 
裤裆头搁算盘——算卵事 
进站的火车——吼得凶,行的慢 
安二的妈在哭——安逸死了 
叫花子的毛病——医不得
丰都里拉二胡——鬼扯
阎王爷的老婆——满肚子鬼
肥水没流外人田——自我消化 
五根指母不是一样齐——各有千秋
刀钝不砍刺——人老不管事
脱裤子打屁----多此一举。
黄泥巴开屁股——倒粑一坨
老婆婆吃包谷巴——开黄枪
张老五打毛鸡——差颗米
窩尿醒鼻子——一拿二
狗鸡儿上贴膏药——依(医)你
马鸡儿裹豆面——干裹
老把把唱戏——过说哟
麻子打哈欠——全盘动
留着青山在——哪怕没材烧
好吃懒做去当兵——拖衣落失在衙门
做梦娶媳妇——尽想好事情
半夜吃桃子――照倒帊的捩
门板上搁死人——硬斗硬
龙山来凤——现款现(县挨县)
三十夜脚洗得好——有口福
三十夜的龙灯——越玩越转去了
裤裆头放火炮——正确
一个巴掌拍不响——好事要成双
母狗不摆尾——公狗不扒背
王老八吹锁喇——哪里哪
买牛要看尾巴长——讨亲要看丈母娘
老鼠上称钩——自称
老鼠子跳鼓——不懂(噗咚)
有米一顿耸——无米敲木桶
黄牛毛黑卵包――格外一股筋
刺吧林里的斑鸠——不晓得春秋四季
猪尿包打人——气涨人
狗咬拉屎人——不识抬举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狗咬鸡——满嘴毛
狗改不了吃屎的习惯
死人的眼睛——定了
板壁上钉钉子——卷脚了
公公老上媳妇的床——长不了
大门上挂粪桶——臭名在外
老粑粑窩尿——顺朝流
公公老接媳妇——你不要我要
两口子打架——酉酬(有仇)
全寨人都怕老婆——只有我那老婆不怕我
老鹰抓蓑衣——脱不了爪爪
哑吧吃汤圆——心中有数
哑吧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哑吧气急了——也要笃脚
菩萨头上烧香——搞错庙门了
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外甥打灯笼——照旧(舅)
老丫不说母猪黑——大家都是一个色
长草短草——一把挽到
八面山人数水车——只见来
八面山人砍田坎——有个手法的
黄狗落粪坑——不知是福是祸
光头大伞——无法无天
赖子扣痒——阴到舒服
门槛上宰狗卵——一刀两断
麻布洗脸——初相会
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软泥巴插棍——越插越进来
惯侍儿不孝——惯侍狗拉灶
锅里不争——碗里争
两兄弟打架——板起门坎狠
人心不足——蛇吞象
满壶水不响——半壶响叮噹
三斤半鲤鱼——打倒提
鸭子死了——嘴壳硬
懒婆娘守鸭子——不简单(不检蛋)
熊老七读书——读到牛屁股后头去了
只有鼎罐著馒馒——哪有鼎罐著文字
亲家母当门遭狗咬——看不得
眼睛大,看人不眨;嘴巴大,吃饭不洒;鼻子大,鸡儿雄咂
耳朵大,乖巧听话;奶子大,肯生娃娃;屁股大,背娃不滑;
气大不养家——力大帮人家
茄子不开空花——做人不说假话
马屎外面光——里面一包糠
晴天多砍柴——雨天不湿鞋
舍不得笼中鸡——打不大山中鸟
甜荞莫与苦荞推——金鸡不与毛鸡飞
羊肉没得吃——得身臊
谷怕午时风——人怕老来穷
一个羊尾巴——只遮得到一个羊屁股
狐狸走了——臊气在
灶神菩萨上天——架直来
稗子草——长不出谷蕙来
腊肉好吃——冷帐难还
鼓打千垂——不如一雷
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
不蒸馒头——争口气
人老骨头硬——越老越斗劲
刀儿不快——只怕力气拽
天上雷公大——地下舅公大
鬼怕桃枝打——人怕子孙绝
三月不吃粑——蛇咬妇人家
耕牛望的牛王节——细娃望的年庚夜
老虎不咬狗——形象做得丑
白虎当堂座——无灾又无祸
春来不下种——秋来何处收?
老鼠过街——人人喊打
生意买卖眼前花——锄头落地是庄家
对歌没有巧——只有比方打得好
田头薅草无老少——公给媳妇开玩笑
田里不怀春——无谷都不生
露天坝的财——见者有分
载秧酒打谷饭——过路之人有一半
屋顶上哼歌——唱高调
医生打斗——病人吃亏
男儿看田角——女儿看手脚
媳妇手脚乖——婆婆嘴笑歪
大哥配大嫂——歪锅配扁灶
船上人不长劲——岸上人空着急
好吃不过菜豆腐——办田不过大水牯
好看不过素打扮——好吃不过蛋炒饭
一股麻线遮股风——十股麻线过一冬
一娘养九子——九子九条心
黄豆是怪——随便能做72个菜
讲吃粑粑要米做——要炒合渣推黄豆
一天不吃油茶汤——饭菜酒肉都不香
三天不喝油茶汤——头昏眼花心发慌
酒醉聪明人——饭涨哈胧苞
豆腐多了——是水
酒多伤身——气大伤人
饮酒过量——十有九伤
猪八戒发表演说——大话连天
买干鱼放生——死活不知
矮子骑竹马——上下为难
拝子进医院——自觉
哈巴狗咬月亮——不知道天高地厚
十五个驼子列队——七翘八裂
心中无冷病——不怕吃西瓜
初步学理发——却遇腮巴胡
一个媳妇几个婆——不知听谁说
一头倒在煤堆里——霉到头了
屋檐上挂灯笼——高明
翻起铺盖盖——害虱子走路
两根筷子夹根骨头——三条光棍
二一添作五——平分
张老五与王毛狗对歌——二平
二流子敲钟——吊儿郎当
十五个人吹牛皮——七嘴八舌
扁担吹火——一窍不通
七个人通阴沟——低三下四
八月间的黄瓜架——空架子
七月份的方瓜——皮老心不老
九月的菊花——黄了
黄狗落茅坑——离死不远了
三加二减五——等于零
水里打屁——过估
茅屎里放火炮——激起公愤
茅屎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牛圈边插杆称——过分(粪)


热线电话:

地址:重庆市酉阳县桃花源镇桃花源广场二层3号
电话:400-872-9008
电话:023-75559222
传真:023-75559222
中文域名:桃花源.net

魅力酉阳 | 公司概况 | 咨询/投诉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会员中心 | 景区预计接待量 | 友情链接 |

公安备案号50024202000146 渝ICP备18007764号-1酉阳桃花源实业开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